射射射进去

我并没有回圈,首先我还是在外漂泊的游魂。

【嘉成夫夫/清奇向】你我皆老

小伍老了,满头白发。 


老谷老了,满脸皱纹。 


两个老头子,一个步履蹒跚,一个巍巍颤颤。


 老谷老了,视线浑花。 


小伍老了,声音嘶哑。


 两个老头子,一个拽着一个的走过了50年。


 老伍的腰有腰间盘突出早已跳不了舞。 


老谷的杠铃上也盖了一层灰。


 两个老头子,垂垂朽矣。 


他们两现在住在北京,没有人打扰。 


老伍做饭,老谷洗碗。


 下午老谷抱着茶杯躺在摇椅里打盹。


 老伍出去遛弯和几个老头子聊当年往事。


 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有过,荣誉,骄傲,背叛,然后依旧在一起。


 现在老了,只是两个糟老头子,以前繁琐往事早都随着时光烟消云散。 


反正他们的身边都还有着彼此。


 老了的伍嘉成在冬天总是捂不热被窝所以两个老头子的肚腩贴在一起,老谷的身体总是热乎的。 


夏天两个老人不能吹空调,老伍在老谷午睡的时候轻轻拿着蒲扇给老谷扇风。


 现在老了,老伍话唠的更加厉害,谷老头子总是能在听着话点着头的时候打起呼。


 老谷也总是喜欢拉着老伍在北京大街小巷溜达,可是伍老头跑几步总要歇歇。


 有老头子分别问两人,你两为什么不吵架。


 老谷总说,他从不和他家那位吵架,吵不过。


 老伍总说,要吵年轻的时候都吵过了,好不容易这么多年哪还吵架。


 那时,他两都笑着,笑容有着一模一样的味道。 


伍嘉成年轻的时候给谷嘉诚写过一段话。


 如果你我都老了还在一起 我就认了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 


老谷是这样回写的。 


别矫情。 


“老谷,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么”


天气很好,老谷很稀奇的没去遛弯而在家陪着老伍。


 “都这么老了还讲倒牙酸的话,这辈子都过了你说我两可在一起”


听到这句话时老伍向平常一样往老谷身边挪了挪。


老谷揽着人肩眯着眼对着温暖的阳光笑的像年轻的时候一样。


 如果,你我都垂垂朽矣。


 四合院外小孩子淘气的笑声,鸟叫的声音,车流的喇叭声。 


小院子里老谷打呼声,老伍轻轻唱走调的歌。


 你我早已老矣。 可你还在我身旁。


 感谢上天也祈求上天。


 下辈子,下辈子还让我们遇见对方。


后话:

这文夹了我的一点小私心,其实我手上有存几个虐文梗,但是干嘛一定要虐呢。

我本不是一个特喜欢虐文的人,我写东西挺随心而欲所以没有所谓特别正经的文,也感谢大家喜欢吧。

祝,此篇可以让你们看完之后想说幸福。

谢谢。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