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射射进去

我并没有回圈,首先我还是在外漂泊的游魂。

【空篱女神/告白向】空篱与那些和爱相遇的光芒少年。

——唠一下《住我隔壁的嘉成一家》


空篱,那个我们每个人在文下都留过哈哈哈的人,完结了小说,其实对我来说算是一种解脱吧,毕竟再也不用追文了,只是好像成了小习惯的东西忽然要改变着实也需要时间。
关于长评其实是因为之前有一次看到更新太激动便控制不住的说自己要写长评,只是没想到这句话实现的会这么快,而我要写些什么一时间也成了难题,怕写的不好倒平白玷污了那些少年和那些字里行间的情感,我也没写过所谓的特别正经的长评而且空篱算是我这个圈子的女神,一个写手群里的都知道我有多痴汉。
所以,就随便侃侃,反正这个不会有啥热度。这个纯粹是告白以及膜拜。
而就在前天大半夜我俩聊天才说过关于完结的事,我一直以为她说的完结是开玩笑的,其实我也算是比别人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吧,只是忽然看见真正的完结时还是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误以为会一直这么更新下去。
哦对, 我平常就是和女神聊天的。

1. 那一家子的啼笑皆非
其实不算是故事,一个又一个连在一起的段子成了这篇圈子里几乎无人不知的小说,可爱不矫情,从头看到尾从头乐到尾,中二病晚期的凡凡,穿拖鞋的城管老谷,依旧爱哭爱儿子的厨神小伍,拥有校园电台的学霸磊磊和两人宛如四人的神经病粤澍,秒秒钟韩剧画风的蛋木,大概算是如数家珍,故事完结的让人猝不及防而文里的他们却依旧会生活下去。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小伍和老谷都长大了,他们不会再直接捞块板砖上去就揍,他们开始变得成人起来,可是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在用隐形的方式诉说着他们年轻的故事,而成人们是否也告诉了我们,那些可爱的孩子长大一定会成为很棒的人。
这一家每天鸡飞狗跳的,而造成极大一部分鸡飞狗跳的是郭子凡,遇见哆啦和谁是学校之王是这个年龄段的郭子凡最爱干的事,小孩子没脑子有点傲娇但是这就是这家里最小的孩子所干的事,天真吧。
就如同我曾经说过,披着霞光一往无前。
是不是我这句话说的忒装逼了点,没办法为了人设,但是我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恰好我用了比较文艺的方式,就如同最后一集的谷伍两人,空篱在叙述的时候从逗转为暖,把所有的故事伏笔揪出来丝毫不显得突兀,好像本来就是那样,就应该是那样。
那我们再来说说文中的磊哥,顶级学霸,脑子有洞,可是这就像是那两个人教出来的孩子,当然也有一部分真的是磊哥自己努力,比如学霸这点,因为有个明显参照物叫郭子凡,但是脑子是个黑洞这一块我觉得的确是他两个爸的结合体。
这个少年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着明确的目标并为之努力直到他算出结果,比如那个遭殃的学校电台,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郎在麦克风的后面变得疯癫,而就是这点我觉得…这才是和郭子凡是亲兄弟啊,表面再正经内心都有一座火山,无论那个火山会爆发出什么样的可爱的小变态。
而水冰月和树苗这一对…不对这两对我真的很喜欢,因为他们精神有问题,表演型人格与实际人格相结合的故事,明明可以画风诡异变态,就比如那种血腥爱情故事之类的,可是这两活脱脱演了一幕精神病的乡村爱情故事,我希望大大的番外他们可以让我回复我当年对他们的印象。
韩沐伯和肖战不用说,典型正常偶像剧恋爱然后得益无两人隐形性格的作用走歪,明明当年海誓山盟花前月下,现在一个是行走的蒙古大夫一个是行走的另一个宠物蒙古大夫,我想问凡凡以及所有的小朋友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反正我怕怕的。
我觉得活下来主要是因为生命力太过强大,毕竟有那样的两个爹,都不太正常的两个爹。
一个实力撒娇,一个实力穿拖鞋。
我当年对穿拖鞋骑电驴的老谷是实力拒绝的,后来我发现这个人设有毒。
莫名的觉得好配啊,我对不起我知乎体里的情话大手谷嘉诚,没办法,我毕竟是一个心灵鸡汤型的写手。
扯远了,回题回题。
而就是这样的几个人在一起擦出了火花,碰触之间都已火花四射(字面意思),而他们的碰撞让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有了一丝温暖。
大概很多人和我一样,这篇文仿佛是一杯温热的奶茶,奶与茶的搭配,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我们,不一样的小说的结局以后的故事。
他们会怎么样呢?
大概是继续幸福吧。
每个人都会幸福,因为他们都与光同行。

2. 我遇见了一只哆啦A梦
我,是我,不是郭子凡。
而且我遇见的哆啦A梦很漂亮。
我遇见的哆啦A梦名叫空篱,她脑子里就像是蓝胖子的万能口袋一样有无数奇妙的故事,让我们得已像大雄一样依赖着崇拜着。
我可能比较幸运,我和女神交流也算不少,每次一交流都会发现她的不同,她是个很有思想的很有自己主观的那么一个人。
而这种性格恰好让这篇文散发着不一样的光彩,我夸她说我是痴汉粉,从来都不是表面话,因为我个人就我性格而言我没当过所谓的痴汉。
我最尊重有想法的写手,在同人圈的创作中文笔不是最重要的,毕竟文笔可以锻炼,想法是我这个人对于我萌的偶像的想法,以及我想写出来的东西的想法,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千奇百怪的才有了现在一篇篇的文,但是在和女神告白的时候我还是要说一句提醒各位写手的话。
不要单纯为了写文而写文,也不要为了热度和粉丝数写文,好好想想当初为什么会写文。
当然,我现在正在对女神进行痴汉告白不适合说那么严肃的东西。
我们继续说空篱是个蓝胖子这样的事,不过女神是靠脸吃饭的所以胖子不大合适。
毕竟女神年龄大了,胖也不大好。
她的脑海里有千奇百怪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使这篇小说变得有血有肉,在创造文的过程中写手是非常辛苦的,他们要把脑洞转化为现实,从大概的轮廓到完整的构思,从提笔开始到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中间可能会经历吐血这种非一般的事情,所以我想让每个看她的文的人都要说句谢谢她经历万千险阻给我们带来这样一篇小说。
我遇见了一只哆啦A梦,她带给我一场梦。


感谢空篱,感谢少年。
在这个冬天让我们相遇。
送你一句哈哈哈哈,那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阿射
写于乙未年腊月廿三凌晨三点

评论(41)

热度(116)